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 
淇 水 在 右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 
<<  < 2014 - >  >>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
静 女 其 姝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 
日 居 月 诸
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無名battler 发表于 2013-4-18 7:56:00
第三章 魔紀天下

對天發誓木有吐槽書大名字,如有此感全是錯覺o(* ̄▽ ̄*)ゞ

終於稍微爆字數了,寫這文卡的我一個字兒都吐不出來爆字數反而有種安慰……

四十年前,人界初定,龍圖鎮還叫永安鎮,無妄聖樓亦不過腳下泥土,後世統一正道三十餘載的無妄劍聖與詭道軍師仍是無名小卒。而號稱魔界第一寶典的《魔紀天下》,卻已盡人皆知。
昔年神魔稱霸,族中世代相傳之武學寶典威震天下,但在魔界潰敗,神魔一族沒落后,不傳秘笈亦隨之湮沒無聲。當年率眾攻入魔界腹地修羅聖殿的正道諸人曾奮力搜尋,為此不惜獵殺無辜魔眾,縱火燒宮,卻是不知所蹤,甚至連絲毫相關之人事物都未曾尋獲。后正道退出魔界,駐守與魔界臨近的永安鎮,不間斷的派人潛入,然而聖殿已成廢墟,魔人四散奔逃,便是連神魔一族的後人都難以找到。《魔紀天下》就此成為魔界隱秘之一。
魔書不再,追尋者卻未減少。百年來人界魔界妄圖以天書秘笈獨霸天下,扭轉乾坤之人數不勝數。有識之士以之為戒,認為魔典不除,天下不安。奸巧之徒以之為機,妄圖修習奇術,制馭一方。
然而無論正氣若何,奸巧若何,此書只如石沉大海,再無半點聲息。任由武人傳說嚮往,卻是難得一見。
魔紀存在虛實難定,江湖傳言卻是甚囂塵上,一日不停。便是一時間躲雨偷閒的林間破廟,亦難逃流言侵襲。
 “若得此書,以義兄天資,必能習得天下無敵的劍法。”與四十年後相比明朗許多的眸中有著單純的期許,十步策看向梅若卿的眼神里有著說不盡的信任和仰慕。
“不過傳說罷了,何必在意。” 只在義弟面前才會微牽的唇角露出似自嘲更似不屑的弧度。
雖在劍術修習中遇到瓶頸,那時的梅若卿仍是一身傲氣不見絲毫頹唐,與後來名揚天下的聖樓樓主如出一轍。
劍是道,劍是命,劍是梅若卿的一切,如果不是遇到了十步策,人界只有無妄劍聖,不會有聖樓樓主。
而如果沒有遇到十步策……
不知為何耳畔忽然響起愛妻的輕儂軟語。
“若卿……”恍惚中朱唇含笑,紙傘撐起,白嫩的手指已觸到胸口,而後卻被極熟悉的一聲輕呼喚醒。
“樓主、樓主……義兄?”
面前的確有雙唇色若涂朱,只是主人卻是讓人聞風膽寒的聖樓軍師。明明是與自家軍師商說秘笈,卻忽然想起多年前的情景。四十年光陰彈指而過,陋屋簷下的雨滴聲瞬間清晰可聞。
“亂世之邪術,禍民之惡典。此等邪書如落入吾之手,必毀之而后快!”
“義兄,書內劍法之正邪,端看用者何心。吾兄正直不屈,即使劍術妖邪又如何?”
“劍術妖邪……”不知何時本就低涼的聲音此刻冷若冰霜,十步策一時竟不敢直視,“吾以心為劍,以劍為本,劍意即是心意,劍若邪,人更勝。吾雖無匡扶亂世之志,仍存正身直意之心,如若修習此等邪術,策弟……”梅若卿回望義弟,“你是要兄化身妖魔么?”
“……小弟失言了。”十步策忽然起身而後撩衣跪倒,動作之快以至功力猶在其上的梅若卿未能攔阻。
“吾十步策在此立誓,日後若見此邪書,必當場毀之,不叫其流傳後世,貽害後人!”
往日誓言伴隨雨聲猶自迴蕩耳邊,如今軍師舊事重提,面無表情的梅若卿以手指輕敲桌面,極不經意的問道。
“魔紀現世,軍師以為如何?”
“呵。”一聲輕笑,十步策回望聖樓之主,仿佛早已猜到對方所想,聖樓軍師用極輕極清的語調穿入梅若卿記憶中的那聲答覆。
“當然依著樓主本心,毀之而後快。”
梅若卿聽罷久久未再言語,他凝視義弟失了清明只餘幽深的暗黑雙瞳片刻,而後默默點了點頭。

“吾一直以為《魔紀天下》不過是魔族美好的傳言,不想竟能親眼得見,習武之人癡愛武道,想來莫飛便是算準這邊的無法拒絕,才設下此局。”
“嗯。”淡淡回應對方,不忌硬石咯體,與學生刀一同躺在石洞外的石地上小憩,墨秋殤仰望洞天陣法所折射出的美好夜空,一顆一顆的數著星星。
別有洞天別有內涵,與外界無異的上方如實反射天外空中的萬事萬物,有陰有晴,有風有雨,有日有云,有月有星。直到現在學生仍有些難以相信,如此真實夜景不過是陣法所偽。
“事已至此,好友不必再掛懷。”似是數星星數的乏了,墨秋殤溫言回覆。“與其執著計較已不能更改的事實,不如思索下一步如何是好。
“若是無心江湖,這洞天亦可為你暫避風雨。”
耳畔青年溫顏如玉,輕言如雨,向來孤獨行走的刀客不知不覺間心弦卻被觸動幾分。
“吾是江湖浪蕩子,本無去留。但……”黑髮青年略微停頓,“此番若不與那黑心閣主對質一番,吾確實憤恨難消!”
“好友要報仇?”多日相處,青年已習慣以‘好友’相稱,刀客亦未曾反駁。
“這邊的雖不想血洗如墨閣,但那女人,吾總要他好好看看真正的無雙刀法,魔紀天下既已到了吾之手中便不能如此簡單回到他如墨閣。”
“你要殺他嗎?”
“殺?”刀客輕笑,凜冽似冰,“學生手下惡魂無數,倒也不欠他一介女流。反倒是吾這寶刀久未飲血,是該祭點東西了。”
學生刀言辭閃爍,意圖難猜,讓墨秋殤想了好一會兒仍不能明瞭。青年沉吟半晌,又抬眸觀星望月的出神。片刻后,他問道。
“如今你傷患已好,可是準備離開洞天?”
“吾已叨擾數日,確有此意。”
“嗯……好吧!”墨秋殤忽而起身,逕自向洞內走去。學生略感詫異不知青年待要如何,頓了一下便也尾隨而入。
“這……”
僅比自己早了半分進入,內中的樣子卻與先前所見大為不同。雖仍為石頭打造,卻比之前精細許多。只是石床石桌等傢具不再,僅有一張隱隱刻著符印的石台,矗立在石洞中心。
“這幾日因你在洞中養傷,學者許久未來,並非有意欺瞞,這間石室可算作此陣的陣眼。”
對墨秋殤是否刻意隱瞞此事學生并不在意,他知曉眼前青年與他在洞天外接觸過的任何人皆不相同。何況陣眼之類,便是直言不諱他能理解的亦不多。說與不說,意義不大。
相反,學生刀更在意的是眼前青年所為。略顯狹長的石台上堆放著他從沒見過的琴、劍和些許雜物,細看更有幾兩碎銀,似乎是墨秋殤的全部積蓄。
“你要做什麽?”隱約覺得自己已經猜到答案,刀客還是想要親口確認。
但墨秋殤並未答話,他只是對學生刀微微一笑,而後取出手中魔紀天下翻開第二頁,毫不猶豫的撕了下來。
“喂!”
聞名天下的第一寶典被如此對待,便是從未執著追逐過的學生刀亦有些訝然。
墨秋殤仍未言語,他將撕下的一頁端端正正擺在石台上的一個凹陷處,凹槽與書頁大小十分吻合,深度則更甚,想來應是整冊書的大小才對。書頁不偏不倚的卡在其中。而後墨秋殤以手覆蓋,雙目微閉,口中念念有詞。
“天地化分,神魔渡世,萬劫難說,陣解乾坤,開!”
倏忽之間洞中隱隱震動,時止一瞬又恢復正常,但學生知曉恐怕已有所不同。
“果然,一頁書的作用和整冊沒太大區別。”
“可否解釋。”評述的語氣透出深厚的疑問,學生刀看著暫停動作的青年等待答覆。
“當然,”將缺了一頁的魔紀收好,墨秋殤拿起石台上的眾多物品,“我們還是回原來的石洞,學者沏杯茶給你說吧。”
茶是淡茶,水是清水,這幾日喝多了濃漿苦藥,本不嗜好的清茶也能品出幾許甘甜。刀客安靜品著茶水,等青年解說。
“這陣法其實還是有點兒小機關的,”墨秋殤飲了兩口茶后解釋道,“前日學者曾說,天即是出口,也有一點兒小錯誤。如果不把魔紀放到剛才學者所放的位置,并解封的話,還是出不去。”
“當然學者窺破玄機的時候,石洞並未封住,是後來在陣眼中見到此封書信,才瞭解洞中另有機關。”墨秋殤將一封黃舊書信拿出,只看顏色便知年代久遠。學生刀取出信瓤觀看,但見其中只寫了洞中機關,與“墨秋殤”、“琴長”、“墨劍”“魔紀天下?劍”等零散字樣,再無其他。
“此陣以魔紀之書為陣眼守護,無有魔書,便是輕功再高,也是插翅難飛。在好友來到之前,學者知曉此機關后從未使用,因為即便不用,除了學者也無人可以進入,信中所言,此陣含有神魔一族先人血印,除了神魔一族,任何人皆不得其門而入。也就是說,好友,原來你和學者同為傳說中的神魔族人呢。”
對於墨秋殤此言,先前對自己血脈認知並不深入的學生刀並未太過驚訝。因為魔紀一書已向他透露太多。如墨閣若是可自行修煉,何必千辛萬苦尋他來相助,而拿到此書后,在江湖中並非聲名顯赫的自己可以輕易猜透書內章法,學生刀便已有猜測。
“此陣解封之時,陣口見族人鮮血即開,似乎是我族求生之地,當日好友受傷沉重,便是那滿地的鮮血將你送至學者洞口。”想起那日洞中忽然震動,惶然追尋因緣卻乍見刀客滿身是血倒在地上,驚嚇擔憂之餘,也為族人並未滅絕而慶倖。
“學者救了你,恐怕背後有人追擊,為防止萬一,第一次封住別有洞天。因此你說想要離開,學者便解開封印。”
“解開封印,只要魔紀天下放置其中即可,你又為何將書頁撕下?”一直無聲靜聽的刀客出言詢問,卻對答案似乎早已胸有成竹。
“因為學者想要和你一起離開,魔紀留在此地多有不便,還是讓學者隨身攜帶比較好。”
猜到的答案被證實,學生刀有片刻的沉默,而後輕聲問道,
“想陪這邊的離開,是因為吾與你同族?”
“是,”墨秋殤點頭,眨了眨眼又搖頭,“也不是。”
“什麽?”
“好友是學者族人,自當珍惜。但更重要的是,好友是學者的好友,這樣說也許有些失禮,不過學者覺得和學生很投緣,想和學生以好友相交,雖然是學者個人的想法,但學生不反對的話,就讓學者和你同去吧。”

將名為墨劍的古樸長劍置於琴腹,墨秋殤背起古琴后,還拿來了一把黃色的油紙傘。
學生刀未能收起唇角的笑意:“看同學的裝扮,好似郊遊一般。”
“江湖廣大,湖光山色優美異常,看做郊遊亦是不錯。”
“哈,同學若是這等心態,這邊的可是全然無報仇之感。”
“哈哈,無妨,好友若是放棄仇殺,學者亦可相陪浪跡天下。”
“美味!”
語音未落,頗有較量之意的飛身而起,學生毫無懼怕猶疑的破天而出。墨秋殤見狀亦不肯落後,腳尖輕點騰空而上,身形扭轉,翩然之間後來居上。
陣中天空果為虛設,穿越刹那落後分毫的學生只覺眼前光彩閃現頭暈目眩,極短的片刻,雙腳已落實地,睜開雙眼,正見同學微笑面對。
只是不知是否錯覺,向來粉潤的唇色忽而蒼白如雪,銀灰長髮淩亂紛飛,詫異之間不覺下意識伸出雙手,墨秋殤竟毫無預兆的摔倒入自己懷中。
“沒想到……陣口……果然有人……埋伏……呢……”喘息的詞語伴隨點點鮮紅溢出唇角,仍在勉力微笑的墨秋殤努力抬頭望向震驚不已的學生刀。
“還好是學者先……你沒事……真是……太……好……了……”
頹然落下的手臂打在刀客身上,軟倒的頭顱輕輕靠在對方肩膀。此刻才見到懷中人心口極為熟悉的粗長弩箭,終於意識到發生何事的學生刀霎時間難以自抑悲怒大吼。
“墨秋殤——!!!”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  • 标签:學千秋 學生刀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我 之 怀 矣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胡 迭 而 微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顾 我 则 笑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瞻 彼 淇 奥
    风 雨 潇 潇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白 露 为 霜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    灼 灼 其 华
    版权所有? http://riddlebattler.xhblog.com/index.shtml
    投 我 以 木 桃 报 之 以 琼 瑶
   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